登陆

金朝宦官组织及宦官的责任,有金一朝为何没有呈现宦官擅权现象

admin 2019-09-27 329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中国历史曾多次出现宦官专权乱政的情况,其中以东汉、唐朝、明朝尤甚。如东汉的“十常侍”、唐朝的李辅国、程元振,明朝的刘瑾、魏忠贤都权倾朝野,祸国殃民。但那些少数民族建立的政权虽然也有宦官制度,却没有或很少出现宦官专权乱政的情况。少数民族政权常常被中原王朝先进的文明和各种制度深深吸引,其中女真人建立的金朝就借鉴了宋朝、辽国建立了自己的宦官制度,而且有金一朝没有出现过宦官专权的局面,金朝是通过哪些手段遏制住宦官,不让其势力膨胀无法控制的呢?说到宦官就不能不提到后宫,后宫制度与宦官的存在密不可分。

一 、金朝的发展强大及汉化改革使得后宫和宦官制度应运而生

1115年,女真部族首领完颜阿骨打建立金朝。建国之初诸事从简,吃住用行都非常简陋。皇帝后宫的女人都没有位号,也没有什么君臣之礼,皇帝和臣子都在一起吃饭,没有城郭可以居住,就搭个小寨子作为行军办公休息之所,于是就有了‘皇帝寨’、‘国相寨’、‘太子庄’等称呼,听上去就很简陋。这个时候的金朝还忙于与辽国交战,顾不上建立什么规范的内侍制度,也没有那么多的女人需要宦官来伺候,再就是女真人也没有使用宦官来服务后宫的民族风俗。

不过人都是在不断学习中成长的,辽和北宋的宦官制度也逐渐被金朝学得。金太祖和金太宗带领女真从1113年到1125年,终于灭亡了立国200多年的辽国,俘虏了很多在辽国内廷中的宦官。金太宗天会五年(1127),金朝攻破北宋都城后,北宋宫室内的宦官很多也成了阶下囚,辽和宋朝内廷中被俘获的宦官构成了金朝最初的宦官队伍。

女真人攻破北宋都城东京后,北宋的宦官就开始为金统治者服务了,一些宦官被要求协助清点宋朝遗物,还有的宦官主动投敌,如南宋徐梦莘《三朝北盟会编.卷六十九》载:“太上之朝宦官被恩宠至深厚一旦祸变之来往往为身谋如邓圭梁许王孝竭李植之徒又助敌为虐......”。

灭辽宋后,女真贵族借鉴宋辽两朝创制了自己的宫殿制度、礼仪制度、后宫制度等。特别是金太宗驾崩后,完颜亶继位,称金熙宗。

金熙宗加强中央集权,开始以中原王朝为模本开始创建和完善金朝的后宫制度。金熙宗这么做。主要是受到两个人的影响,一个是完颜宗干,一个是韩昉。

完颜宗干倾慕汉族文化,特别欣赏儒学,他是金太祖庶长子,海陵王完颜亮的生父。完颜宗干为金熙宗时期太傅,是金朝的实权人物,推动了金朝的的汉化改革。

熙宗少年时,完颜宗干就诚聘著名的汉人文士韩昉给熙宗传授正统的儒学教育,而韩昉也竭尽所能将儒家治国思想和中原文化悉数相授,年少的完颜亶从中学习到了不少的中原文化。《金虏节要》称金熙宗 “自童稚时金人已寇中原,得燕人韩昉及中国儒士教之。其亶之学也,虽不能明经博古,而稍解赋诗翰 ( 墨) ,雅歌儒服,烹茶焚香,弈棋战象,徒失女真之本态”。从中可以看出,完颜亶通过学习中原文化,将身上的女真本色都丢掉了,以至于在女真人眼中,金熙宗就如同一个汉族少年。

经过韩昉这一番刻骨铭心的教导后,金熙宗生活习惯基本汉化了,又有完颜宗干这样的汉文化积极推动者,于是熙宗模仿唐宋制度,开始改革女真旧制。前面说过金建国之初“诸妃皆无位号”,到了熙宗时期“始有贵妃、贤妃、德妃之号”。金熙宗执政后期,酗酒嗜杀,被完颜宗干第二子完颜亮等人刺杀,完颜亮自立为帝,改元天德,是为金海陵王。

海陵王将后妃名号制度进一步充实,有“元妃、妹妃、惠妃、贵妃、贤妃、震妃、丽妃、淑妃、德妃、昭妃、温妃、柔妃”十二位,昭仪至充媛九位、婕妤、美人、才人三位,殿直最下,其他就更多了,海陵王大兴土木建立宫室安置这些嫔妃。女人一多问题就来了,在宫里服务的男子不免要和皇帝的这些女人接触,万一日久生情怎么办?海陵王定下了严厉的宫禁,史载:“诫宫中给使男子,于妃嫔位举首者,剜其目。出入不得独行,便旋须四人偕往,所司执刀监护,不由路者斩之。日入后,下阶砌行者死,告者赏钱百万。

男女仓猝互相触,先声言者,赏三品官,后言者死。齐言者皆释之。”海陵王对宫中的男侍定了非常严厉的规矩,他们眼睛不能东瞅西望,要好好走路,一不小心就会被挖眼砍头,宫中的这些男子活着真是异常辛苦啊。

金章宗时,更是对教习宫女读书的男性宫教“以青纱隔障蔽内外,宫教居障外,诸宫女居障内,不得面见。”如果确实有宫女想求教男宫教,也只能是“皆自障内映纱指字请问,宫教自障外口说教之。”总之就是男女授受不亲,皇帝的女人别说是碰了,见一面都不行。

可长期以往这样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于是金朝想到了宋朝和辽国的后宫和宦官制度,后宫里宦官是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让这些生理残疾的宦官来服侍后宫的的妃嫔们,就能有效地隔绝女性与正常男性的接触,皇帝还不用担心自己的女人红杏出墙。

二、金朝为什么用汉人,不用女真本民族的人做宦官?

既然要建立宦官制度,是不是先要考虑女真本民族的人呢?答案是不行。为什么呢?

首先女真人的风俗习惯中没有这种摧残人的制度,如果将正常男性阉割成为宦官,不仅没有了生育能力,连身体骨骼、肌肉、体质等各项机能都难以与正常的男性相比,这对于处于北方寒冷地区,还要进行放牧狩猎和随军出征等活动的女真人来说是不可接受的,也不会容忍这项制度的存在。

女真民族崇尚勇猛刚烈、悍不畏死,强壮有力的男子在女真人中受到尊重,在这样的情况下男子都不会也不愿意进宫做宦官,排斥阴柔的宦官也是必然。

女真人虽然吸取了中原王朝的宦官制度,但现有史书中没有女真本民族出身者为宦者的记载,主要仍然以阉割汉人为宦官,宦官队伍初期主要是金灭辽、灭宋战争中被俘的宦者,或是出身于渤海族等非女真族的其他民族。金朝史料中所记载的宦官姓氏有梁、王、李、潘等均为汉姓,不见其它民族成分的人被阉割为宦者。

三 、金朝的宦官机构以及宦官的地位和职能作用

1、金朝的宦官机构和宦官的职责

后宫中有了这么多的宦官需要管理,管理宦官的机构有哪些呢?这要从女真的政治制度改革说起,金熙宗时期建立了三省六部制,完成了金代奴隶制向封建制的过度,强化了中央集权;海陵王再接再厉,废掉中书省和门下省,确立了以尚书省为唯一的一省。在金朝不断改革官制的过程中,宦官机构也随之建立,徽院下辖的内侍局和宫闱局便是宦官较为集中的两个机构。

其中内侍局:令二员,从八品。(兴定五年,升作从六品。)丞二员,从九品。(兴定五年,升从七品。)掌正位合门之禁,率殿位都监、同监及御直各给其事。局长二员,从九品,兴定五年升正八品。御直、内直共六十四人。皇太后、皇妃和东宫诸殿,设有“掌各位承应及门禁管钥”的都监、同监。诸殿都殿、同监以及职役的御直、内直人员,一并归内侍局管辖。

由于内侍局的职位偏低,金章宗泰和二年(1202)又创设寄禄官名,主要用以“升用内侍局御直、内直有年劳者”,就是奖励其中的年纪大的,为年老的宦官提供保障。其中包括中常侍(正五品)、给事中(从五品)、内殿通直(正六品,先名内殿给使)、黄门郎(从六品)、内谒者(正七品)、内侍殿头(从七品)、内侍高品(正八品,不限员。)、内侍高班(从八品)。宫闱局,旧名宫闱司,也是管理宦官的重要机构。大定二年改为局,旧设令,丞,改为使、副。提点,正五品。使,从五品。副使,从六品。掌宫中合门之禁,率随位都监、同监及内直各给其事。直长,正八品。内直一百七十人。(后一百七十九人。)

内侍局和寄禄官在金朝创制宦官制度之初都是隶属于宫闱局,随着宫省制度和宦官制度的发展和细化,明昌元年(1190)内侍局和寄禄官从宫闱局中脱离出来。

宦官任职的机构除了内侍局和宫闱局还有御药院、内藏库、近侍局等。御药院,明昌五年(1194)设立,掌进御汤药,提点,从五品。直长,正八品,皇帝以亲信宦官充任,毕竟是给皇帝进御汤药的机构马虎不可,被歹人所控分分钟要皇帝老儿的小命。

内藏库,(大定二年,分为四库。)使,从五品。副使,从六品。掌内府珍宝财物,率随库都监等供奉其事。直长一员。(承安三年增)这是个掌管钱财的机构,但并非是专属宦官担任,海陵王天德三(1151),“始以王光道为内藏库使,卫愈、梁安仁皆以宦官领内藏”。

近侍局在金代也是天子近臣才能掌管,这个机构出现在海陵王时期。近侍局“掌侍从,承赦令,转进奏贴”,长官为提点,次为使、副使。提点为正五品,泰和八年(1208)创设。使为从五品,副使为从六品。下辖直长,为正八品。直长分为入寝殿小底与不入寝殿小底。大定十二年(1172,将入寝殿小底改称奉御,不入寝殿小底改称奉职。

近侍局乃军机要地,元刘祁《归潜志》卷七曰:“金朝近习之权甚重。置近侍局于宫中,职虽五品,其要密与宰相等,如旧日中书。”

近侍局提点,这个五品官某些方面的重要性可以与宰相相提并论,既然如此重要,金朝统治者对近侍局长官的任用也非常谨慎,金世宗曾谕宰执曰:“近侍局官须选忠直练达之人用之。朕虽不听谗言,使佞人在侧,将恐渐渍听从之矣!”近侍局长官的任用一般不会选择宦官,《金史卷六十九》曰:““金法置近侍局,尝与政事,而宦者少与焉”。”也说明了这个重要的机构一般不会重用宦官。而是如刘祁《归潜志》卷七所述:“多以贵戚世家恩幸者居其职”,正是这样也使得宦官干预政事的机会大为减少了。

但也有宦官在近侍局居高位的特例,宦官梁珫就曾在近侍局任近侍局使。因为海陵王特立独行,信任宦官。《金史卷六十九》记载了海陵王对待宦官的态度:“梁珫,天德三年,始以王光道为内藏库使,卫愈、梁安仁皆以宦官领内藏。海陵谓光道等曰:‘人言宦者不可用,联以为不然。后唐庄宗委张承业以军,竞立大功,此中岂无人乎。卿等宜悉此意。帑藏之物皆出民力,费十致一,当纠察奸弊,犯者必罚无赦。’宦者始与政事,而珫委任尤甚,累官近侍局使。及营建南京宫室,海陵数数使珫往视工役。是时,一殿之费己不可胜计,珫或言其未善,即尽金朝宦官组织及宦官的责任,有金一朝为何没有呈现宦官擅权现象撒去。虽丛相张浩亦曲意事之,与之均礼。”

从上可以看出海陵王认可宦官的能力,所以重用梁珫等宦官,连丞相张浩也畏惧三分。但像梁珫这样得到金朝皇帝重用的宦官只是少数,其他人可没有海陵金朝宦官组织及宦官的责任,有金一朝为何没有呈现宦官擅权现象王这样的“伯乐”。

2、金朝宦官都干些什么活?

金朝后宫内廷宦官既可以有官号、秩品、爵位、俸禄,也可以有职事、冠服、宦籍。宦官的职责虽然多数都局限在宫内伺候嫔妃娘娘们,但也有例外,也可以兼管外部事务,比如梁珫就被派往外面做事。史载“宦者始与政事,而珫委任尤甚,累官近侍局使。及营建南京宫室,海陵数数使珫往视工役。”

也有少数宦官参与到国家管理中,《金史列传卷六十九》记载“旧制,宦者惟掌掖廷宫闱之事。天德三年,始以王光道为内藏库使,卫愈、梁安仁皆以宦官领内藏。”内藏库使是掌官内府珍宝财物的机构,卫愈、梁安仁作为宦官在这里做管理人员,足见皇帝对他们还是较为信任的。

相比较高等的宦官,金朝下层普通宦者主要分属于各宫,皇太后、皇妃和东宫诸殿,侍奉后宫嫔妃和他们主子的的衣食起居,辅佐皇后或贵妃维护宫中的规章制度,干一些日常的杂役,终身在皇帝家做家政,还得当牛做马。

宦官作为内侍之人,其升迁不需要金廷对他们进行考核,让宦官担任什么职务、干什么活,全凭皇帝或权贵一张嘴。即使是那些得到金统治阶层赏识的宦官,在皇亲贵戚眼里也不过群奴才而已,地位不及一般的官员,只有极少数宦官能时来运转,跻身到统治阶层,大部分人一辈子为奴,老死后宫。

四、 有金一朝为什么没有宦官操纵朝政,掌控实权的现象

1、首先是金朝统治者对中原王朝宦官专权的历史印象深刻,有很强的戒备心,强力压制宦官势力。

强盛尚武的汉朝、唐朝、明朝都有宦官专权乱政,刚毅勇猛的女真族建立的金朝为何就没有宦官专权的事呢?是金朝的宦官忠厚老实么?显然不是同人画。根本原因是金朝的统治者比较清醒,不肯放权给宦官,金朝的宦官最多只是参政、干政,远做不到权倾朝野、为所欲为。

金朝对中原王朝宦官专权的历史极为忌惮,特别是对汉唐的教训记忆犹新。《金史》记载“古之宦者皆出于刑人,刑余不可列于士庶,故掌宫寺之事,谓之”妇寺”焉。东汉以来,宦者养子以继世。唐世,继者皆为阉人,其初进也,性多巧慧便金朝宦官组织及宦官的责任,有金一朝为何没有呈现宦官擅权现象僻、善固恩宠,及其得志,党比纠结不可制。东汉以宦者亡,唐又甚焉。世儒论宦者之害,如毒药猛虎之不可拯也。金法置近侍局,尝与政事,而宦者少与焉。”

史料说明,金朝对宦官专权有深刻的认识,将其视为毒药猛虎。如近侍局这样的重要机构,就很少有宦官担当要职,也减少了宦官专权干预朝政的机会。

与金朝同期的北宋宦官干政也让女真人记忆犹新。特别是女真人与宋建立“海上之盟”的时候,与北宋宦官势力就有密切的接触,对宦官势力有所了解。入天辅二年(1118),金太祖“遣李善庆通使于宋,善庆至宋国门,宋相蔡京、童贯见之,谕以夹攻取燕之意。”;后来天辅四年(1120),“遣使乌赫埒等至宋宋诏司业权邦彦内侍童师礼馆之”。对于金朝来说,童贯这样的宦官势力居然仅次于丞相,让他们难以理解,也很排斥这股阴柔之风,不给宦官大的权利空间。

金世宗完颜雍就吸取海陵王重用宦官梁珫的教训,抑制宦官势力,亲下诏谕严戒宦官势力侵入近侍局。此后的金朝统治者都坚决贯彻了这一政策,使得宦官根本没有形成独立的、强大的势力集团,完全依附皇权或其他强权势力生存。

2、金朝也有宦官干政,造成了哪些危害?

当然即使是金朝统治者对宦官专权做了防范,宦官也还是对皇权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危害。

金朝皇帝与中原王朝的帝王相比也不能免俗,金朝海陵王就十分宠幸宦官,海陵王对宦官梁珫“委任尤甚,累官近侍局”,他利用宦官梁珫监视丞相张浩及平衡朝臣的势力。在营建南京宫室时,海陵王数次派遣宦官梁珫出使南京视察,名为监督工程进度,实则监视丞相张浩。史载梁珫:“琉性便佞,善迎合人意。海陵特见宠信,言无不从”。这里说的是梁珫很会拍马屁迎合圣意,得到海陵王的宠信。

梁珫迎合海陵王好大喜功,贪恋美色的性格,“盛谈江南富庶,子女玉帛之多”,还说“宋有刘贵妃者姿质艳美,蜀之华蕊、吴之西施所不及也。”极度刺激了海陵王的贪欲 ,令海陵王不顾国内契丹反叛,执意伐宋建立不朽功业,结果伐宋失败,金兵哗变杀死海陵王,梁珫也死于乱军之中,与海陵王一起身败名裂。

梁珫好歹还在皇帝身边兴风作浪过,而这位叫李新喜的宦官干政可真是死得冤枉。金章宗病重后,当时章宗宠幸的元妃李师儿家族势力很大,联合宦官李新喜、平章政事完颜匡拥完颜永济为帝,本以为有拥立之功可以飞黄腾达,不料完颜永济即位后,忌惮元妃的势力,为保皇位反而将元妃李师儿和宦官李新喜处死。

卫绍王完颜永济继位后面临蒙古大军的威胁,这时西京留守、行枢密院、兼安抚使胡沙虎不思阻击蒙古军,反而率军撤退返回中都,完颜永济不仅不予以惩罚,反而仍重用为将。胡沙虎不知感恩反而发起叛乱,率领叛军占据了皇宫,将卫绍王完颜永济劫持出宫,“使宦者李思中害上于邸”,最终胡沙虎派宦官李思中用毒酒将完颜永济毒杀。宦官本是维护皇权的,但当皇权衰败,随之转向新的掌权者。

胡沙虎夺权后自称监国都元帅,遣黄门宦官入内宫收玺,遭到掌宝玺尚宫左夫人郑氏的训斥。郑曰:“玺,天子所用,胡沙虎人臣,取将何为?”黄门曰:“今天时大变,主上犹且不保,况玺乎?御侍当思自脱计。”郑厉声骂曰:“若辈宫中近侍,恩遇尤隆,君难不以死报之,反为逆竖夺玺耶!我死可必,玺必不与。”遂瞑目不语。

这郑氏以死抗争,斥退黄门宦官,最终让胡沙虎没有得到这枚宝玺,真乃奇女子。相比之下,不忠不义的宦官听命叛臣弑杀皇帝,气节还不如一个女子。

综上所述,金朝虽然也有宦官参政、干政的情况,但总体对皇权的威胁比较小。金朝宦官制度随着金朝的发展强大及汉化改革后应运而生借鉴和吸取了宋朝、辽国的宦官制度一步步建立和完善起来。金朝宦官的生存依附于皇权,或是见风使舵听命于权臣,有金一朝宦官没有机会和能力形成独立的政治势力。绝大多数宦官的影响力仅限于后宫,从事后宫杂役的工作,参与国家政事的机会不多,在金朝的历史中都处于皇权的抑制之下,受到皇权的控制。有金一朝,没有发生宦官权倾朝野、祸乱朝纲的现象,这有何尝不是金朝之幸呢?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